您现在的位置是 >> 南溪中学 >> 学校管理 >> 工团组织 >> 工会
站内搜索

我们的程思干师傅

  

2013年的农历二月初二,程思干师傅退休回家了。南溪中学的领导、教师、工人近百人依依相送。热情的相拥、依依的惜别、真诚的祝福、激动的泪水,那热烈的送别场景使人动容、令人感慨!
程思干师傅是我校的一名自聘工人,在我校工作了36年,加之在吴店中学7年的工作经历,老师傅已有43年的工龄了。他先后从事过烧水烧饭、校门警卫、校园保洁、楼层管理等服务工作。无论做什么工作,他都能像雷锋同志说的:像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,党和人民把他放到哪里,他就在哪里闪闪发光。在学校的教职工大会上,我们的全校长曾动情地说:“程老师傅的精神是南中精神的典范,是南溪中学校园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。程思干师傅的工作态度值得我好好学习,也值得我校全体教职工认真学习。”
程思干师傅爱岗敬业、任劳任怨。一顶旧草帽、一件蓝布外罩、一张旧板车、一把扫帚、一把铁锹、一条扁担、两个缠满铁丝的竹篮陪伴他度过了43年的工作生涯。70年代末,我校食堂是用大柴、铁锅烧水烧饭的。堆柴、挑水、扫地、抬饭,工友们起五更睡半夜,十分辛苦。程师傅总是埋头做事,脏活重活抢着干,深受同事们敬重和学生的爱戴,现在说起那时的程师傅,当年的领导和同事仍赞许有加。由于程师傅顾全大局、任劳任怨,以后又分别被学校安排担任校门警卫和校园保洁员。一个校园的卫生状况体现着学校的精神面貌,体现着学校的文明程度。接管重任后,不论春夏秋冬、严寒酷暑,程师傅总是默默无闻的忙碌在校园的广场上、池塘边、花圃间、道路旁,默默地做着自己的工作。扫灰尘、捞脏物、除杂草、捡纸屑、铲积雪、冲厕所、送垃圾,晴天一身灰,雨天一身泥。那时的校园虽然设施简陋,但每天都是清清爽爽,而程师傅的脸上也总是挂着汗水和笑容。记得89年时,学生曾以“校园里的老柏树”为题,写了一篇礼赞程师傅的文章,其中一段句子记忆犹新:清晨,当我们还在甜美的梦乡,您的扫帚声就唤醒了沉睡的黎明;夜晚,当我们结束了一天的学习生活离开教室,最后一个看到的仍是您疲惫的身影。您多像校园里的老柏树啊!历经风雨,郁郁葱葱,辛劳自己,给师生带来快乐!您古铜色的脸上书写着“坚毅”,您忙碌的身影诠释着“勤奋”,您是校园的美容师,您是我们可亲可敬的人!
做事能让人放心的人总是受欢迎的。由于工作的需要,06年,年逾花甲的程师傅又接管了学校行政楼的安全、卫生管理及全校各处室送开水的工作。行政楼是学校各处室及教研中心所在地,校际交流、领导视察等工作常在此处开展,往往上班早,下班迟。这就对在此处工作的管理员的个人素质、责任意识、上班时间、工作方法等方面有更高的要求,而这些要求正是程师傅的良好习惯。清晨、起床铃还没响,程师傅就会起来开门、开灯、打扫好门厅和走廊,等着值班人员进楼广播,等着大伙晨起签到;晚上,校长和有些部门常工作到12点才下班,程师傅也总是等到人都走后才关门。常见他仰着头用长竹竿绑着扫帚清扫天花板的蜘蛛网,弓着背一手拿钢丝球,一手拿抹布擦地面上的污渍。行政楼会议多,忘了关灯、关门窗是常事,无论多晚,人走后他总要到全楼巡视一遍才放心休息。“程师傅,还有开水吗?”“程师傅,帮忙张贴个通知吧。”“ 程师傅,把会议室打扫一下晚上开会呀。”……在我们的眼里,与其说程师傅是一个服务人员,更不如说他就是一个敦厚的长辈,只要有程师傅在,行政楼的室内室外、门厅花圃永远是安全的,永远是清洁干净的;只要有程师傅在,我们就工作得舒心。
打开水送开水是体力活,学校楼层跨度远、处室多,一天两送水,一次几十瓶。常见年近古稀的程师傅吃力地用板车推回水瓶,又用两个竹篮挑着,一座楼一个办公室地送。上级检查、校际交流、文艺联欢、教研座谈,无论在那座楼开会,只要程师傅知道,他都会在会前抹好桌椅送去开水,会后打扫好场地。前几年,学校把几处卫生死角以微薄的报酬划分给几位工人管理,结果大部分都是有名无实,而程师傅承包的女厕所边的垃圾池却效果明显。常见随风而起的塑料袋掠过他的头顶;污水溅脏他的衣裤;铁铲、砖头、钢丝球磨破他的手指,但从未听过他有半句怨言!一天又一天,他就像一个不知疲倦的陀螺,不停地转动着。那天送行告别时,第一次触摸着他那双老树皮般开裂的手,我的心咯噔一下呀!程师傅,您辛苦了!您把自己的青春和智慧都献给了南溪中学,献给了自己所钟爱的教学服务事业,南中人永远敬重您!临行前,程师傅向全校长要一样东西,就是一块写有“南溪中学”字样的匾。他说:“能够在南溪中学工作几十年,是我的幸福,是我的骄傲,我想留着回去后作个纪念。”多么朴实的话语,怎样的以校为荣的心声啊!是啊,在南溪中学的光环下,在校,我们心安理得;出外,我们趾高气扬。但我们常不以为然,也觉得是理所当然,可一旦离开学校,也不知会当如何感觉!我知道,四十三年如一日,程师傅能够为学校倾心尽力,能够把自己的工作看成一份责任、一份义务,就是缘于他对南溪中学那份无私的、真诚的爱呀!
二月初二早上,搬东西的车停在门外,程师傅仍坚持打扫完全楼的卫生,打好一天的开水,送到各处室门外。为自己在南中的工作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。
     程师傅仁慈恩厚、与人为善。人们常说:哪有人前不说话,哪有背后不谈人。而和程师傅相处几十年,却没有听过他在背后谈论人非。他常说:“人不能个人帽子歪了看不着,人家帽子歪了使棍子戳。舌头跟牙齿还有相克的时候呢,何况我校这四千多人呢?”到南溪中学工作,程师傅经历了七任校长,每位校长对他的工作态度和宽厚的为人都充分肯定。不知在哪里看过这样一句话,说“一个人要知道自己的位置,就像一个人知道自己的脸面一样,这是最为清醒的自觉”。程师傅虽德高望重,从年龄上可为青年教师的父辈甚至祖辈,但他对中青年教职工一向是谦和、尊重,热心服务。
“良言一句三冬暖,恶语伤人六月寒”,刀子能伤人肌肤,可像刀子一样的话却能刺痛人心啦!大千世界芸芸众生,能够在一起工作,是机遇也是缘分。当我们人前恶语相加,人后飞短流长之际,请想一想程师傅谦和的态度,思一思程师傅憨厚的笑容吧!儒家认为“仁者寿”,是有道理的,孔子以他的“仁义”之品格提升了一个民族,可见“仁”之深入人心。常怀仁德之心的人就能笑看人生,与人为善;常怀仁德之心的人就会心地坦荡,甚至以德报怨。程师傅对人的诚心换得了自己快乐的心境,也换来了同事们对他的真心。
程师傅热爱学习、博闻强记。他常说:“活到老,学到老,还有三样没学到。不学习就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。”工作之余,常见他戴上老花镜,搬张凳子坐在走廊上,拿着报纸或刊物专心的阅读着。同事们聚在一起,他会说上几段旧故事或新闻,偶尔还会唱上几句。像李闯王渡黄河、陈胜吴广起义、计划生育政策、免收农业税、中国梦等故事和新闻我都听他说过。
程师傅淡泊名利、甘于奉献。辛苦工作了43年,由于历史的原因,程师傅仍是一个自聘工人,他的工资只是一个高级教师的五分之一,但对此他没有怨言。他常说:“钱多有多花,少有少花,比起往年的日子,我现在就是在天堂里生活,共产党对我是天高地厚了,我没有什么不满足的了。”真的,几十年来,未见过程师傅为生活跟谁争名夺利,没听过程师傅为工作跟谁讨价还价。每每看到他吃的粗茶淡饭,看到他窗外晾晒的廉价衣衫,同事们就会觉得阵阵心酸。工作几十年,卧室里的一床旧棉被、一挂打满补丁的文帐、两张木凳、一个老式行李箱是他的全部家当。那天,当搬家的车装完东西后,程师傅眼含热泪拿出他在校亲手做的除垃圾、拉开水用的板车架子,擦了又擦摸了又摸,然后细心地捆在了车上。我知道,这车架,是他几十年工作的缩影,也是他精神的财富啊!
    作为学校的聘用工人,程师傅没有轰轰烈烈的事业,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,有的只是积年累月的埋头苦干,然而,我们的程师傅,头戴草帽,身穿蓝色外罩,手持扫帚或铁锹的平凡而高大的形象却深深地在南中人眼里、心里定格,并将成为我们做人的标杆。
程思干师傅光荣退休了,他的今天是我的明天,也是我们各位在职人员的明天,然而我要说,未必我们各位的明天都能做得到一如程师傅的今天啊!程师傅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影响教育了几代南中人!我校的李续新师傅和林承东师傅说:“程师傅为我们临时工争了脸了,他是我们的榜样,我们一定要把他的精神发扬光大!”是的,“以铜为镜,可以正衣冠;以史为镜,可以知兴替;以人为镜,可以明得失”,让我们以程师傅为镜,鼓足工作的干劲,摒弃性格的不足,爱岗敬业、不断学习、淡泊名利、与人为善,再过几十年,当一切都归于平淡之后,迎接我们的定会是那最美的夕阳红!
敬祝程师傅晚年幸福,健康长寿!      (南溪中学工会 陈执勤)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发布时间:2013-3-22


主办:金寨县南溪中学 制作:金寨县南溪中学信息中心
地址:六安市金寨县南溪镇  联系电话:0564—7726014
皖ICP备07502168号-1
皖公网安备 34152402000106号